<var id="5jrpj"><video id="5jrpj"><menuitem id="5jrpj"></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jrpj"><span id="5jrpj"></span></cite>
<cite id="5jrpj"><video id="5jrpj"><var id="5jrpj"></var></video></cite>
<cite id="5jrpj"></cite>
首頁  |  心理  |  心靈驛站  |  成長故事
面對孩子的心理問題,我不必如此自責
原創 原創 王芳2024-01-29
字號:AAA
本文幫助孩子出現嚴重心理問題的家長,理解自身的情緒反應,重建家長信心,增進對孩子心理困境的理解,促進家庭心理困境的轉化。

作為一名長期在高校工作的心理咨詢師,我有不少機會接觸到出現心理困境的學生家長,也常常為有心理問題的青少年家長們提供建議。隨著全社會對心理問題的不斷了解與重視,家長們對維護孩子的心身健康更有意識,一些家長不再一昧回避孩子的心理困難;但也不乏一些家長還難以接受,甚至引發激烈的親子沖突。


image.png

學校風景 作者提供

家長們的過度反應


當一個一貫表現良好的“好孩子”,突然被學校通知出現了明顯的心理問題,對家長而言無疑是晴天霹靂,既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這時家長們對孩子的困難通常是束手無?的,會產生強烈的無助感;而如果“好孩子”曾經帶給家庭的榮耀越多,那“有問題”的孩子不僅會成為家庭的“恥辱”,也會讓家長們擔憂被別人指責做錯了什么,或為自已沒有養好孩子而深深自責。而一些耳熟能詳的話語,例如“每一個問題孩子的背后,都有一個問題家庭”、“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家長”,都會進一步加深家長們的羞愧和自責,更加手足無措。


要承受這些強烈的情感并不容易,有時會讓家長們感到不堪重負,在強烈的無助、羞愧或自責情緒驅使下,一些家長會無意識地將強烈的情緒投向外在,學校、孩子的朋友或喜歡的游戲,都會成為家長們憤怒指責的對象,甚至家長們會做出摔手機、砸電腦等過激行為。當家長們越是焦急地去尋找孩子問題的“罪魁禍首”,可能越會忽視孩子真正希望通過心理困難表達的深層訴求,錯過深化親子關系的時機,這無疑是令人痛心的。


image.png

風景 作者提供


父母能力從何而來


那么如何讓父母能夠及時地識別孩子的心理困惑與問題,并給予需要的幫助呢?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這通常是對父母,尤其是母親的贊美和謳歌,似乎父母因生理上的養育者身份,就“神奇”地獲得了撫育孩子的意識和能力。新手父母們如果沒有從自已既往的成長環境中獲得足夠的養育知識及技能,面對哭鬧不休的孩子時,感到一籌莫展是正常的反應。而家長們越是認同那些對父母夸張和過于理想化的期待,就越容易在育兒的挫折中,感到無助和沮喪。

 

我曾在公交車上觀察到一段對話。

一位8、9歲的兒子坐在座位上,父親站在他身旁。

父親問:“馬上要考試了,你緊張嗎?”

孩子轉頭和父親對視:“有點緊張的”。

父親的聲音立即拔高:“你緊張?你緊張什么?”

兒子看了父親幾秒,轉開頭說:“哦,也沒那么緊張?!?/span>

 

這位父親無疑是關心孩子的,這點很值得贊賞。但他顯然對如何幫助孩子處理情緒問題還準備不足。孩子也很“聰明”的知道家長們的能力,如果告訴父母自已的困難,父母無法處理,孩子不僅仍然得靠自已解決困難,還得“額外”地幫父母安撫他們的焦慮,大多時候孩子們會“聰明”而又無奈地選擇不說出實情。


那這位父親如何學會安撫自已孩子的情緒?

也許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父母首先需要意識到自已因孩子問題引發的焦慮、內疚、不安等一系列負性情緒,先自行緩解了自身的部分情緒,才可能更有空間去處理孩子的需要,并減少讓孩子“額外”負擔自已情緒的可能。


父母處理自身情緒的能力和養育孩子的技巧,本身就需要通過學習和實踐而獲得,通過一些心理科普書籍和課程,是較快速而有效的方法。但對育兒過程的這種投入,父母是否有較充分的心理準備?


image.png

風景 作者提供

父母不需要過多被指責


育兒過程是漫長而具有挑戰性的,成果的顯現與問題的暴露都需要時間。

如果一對父母因為要為孩子創造更好的物質條件,去大城市拼搏事業,把孩子很小就送出去寄養,孩子可能自小成績極為優異,父母也很以孩子為傲。但如果孩子被寄養的體驗不佳,又因太小而無法向父母表達,那青春期時孩子突然出現對生命的無意義感,父母一定是困惑不解的。


從發展心理學的角度,孩子的這種現象不難理解,但當父母對這類的知識儲備不足時,自然很難做出對孩子心身發展有益的決擇。而這種知識匱乏所導致的結果,無論對家庭和社會,代價都是沉重的。甚至當父母們知道自已行為造成了孩子的心理困境時,會非常內疚和自責。


當社會中出現一些青少年的消極事件,部分自媒體的報道,會將矛頭指向原生家庭和父母,似乎是父母的冷漠、殘暴、忽視,釀成了孩子的悲劇。但這里面可能無限放大了父母的養育責任,把父母角色放在一個道德的至高點去批判,而忽略了知識貯備、經濟基礎、社會文化氛圍等外在因素的影響,也忽略了孩子先天的個性基礎。


一個人很難在自已未知的領域產生洞見。當一個家庭出現悲劇的時候,那些心靈受到重創的父母,不也很值得人們的一份悲憫之情?他們是真的想用那種冷漠、殘暴、忽視的方式去對待自已的孩子,還是他們也不會用更有愛、溫暖、關切的方式去對待自已的孩子?或者他們也未曾被這樣對待過,所以他們無法在育兒的過程中,超越自身的限制去關愛自已的孩子?

 

image.png

風景 作者提供


理解父母的角色


每位父母都會以自已的方式愛著孩子,但當缺乏相關的育兒理念時,有時父母不能意識到自身行為對孩子造成的影響。

正如一些父母奉行的“打擊式教育”,父母的本意是通過指出孩子的不足,避免孩子過于驕傲、不思進取,幫助孩子發展出適應社會競爭的能力。但當孩子感受到過多的批評與羞辱,孩子是很難發展出應對困境的足夠信心的。

同理,奉行“打擊式教育”的父母,也許他們兒時也是被如此對待長大的,他們只是回避了自已遭受打擊時的受傷體驗,將這種方式合理化為一種“有效”的育兒方式。但當育兒受挫,尤其是孩子出現明顯心理問題時,這種犯錯誤所引發的自責、內疚感受會再次激活,家長們為了避免這種體驗,可能會將孩子出現問題的原因歸咎于外在社會或孩子自身,對他人感到很生氣;也可能過度歸因于自身的無能,感受到強烈的無助,從而對孩子的問題回避退縮。無論是上述哪種情況,當家長被自身情緒“淹沒”時,都會讓家長們進一步遠離急需幫助的孩子。

作為父母,成人們工作繁忙,下班時早已身心疲倦,回到家還需教育與陪伴孩子,這時家長們要保持輕松而愉悅的狀態、營造與孩子共處的和諧氛圍、共同探討孩子可能面對的壓力,絕非易事。家長們常常感到困惑:小時候父母都不怎么管,我們也成長得好好的,現在的孩子怎么這么多問題。

隨著時代的進步,孩子們面臨著越來越多元的發展要求,更大的競爭壓力。對于有些孩子來說,這些壓力已經超過其心智可以承載的范疇,是需要被看見和處理的。而我們身處一個快速變革的時代,就象電子設備的普及、社交媒體的應用,廣泛地改變著人們的溝通模式和生活方式,這對每個家庭都是一種全新的現象,也是許多家庭親子沖突的重要來源。所以,現在的家長不僅很難“復刻”父輩的育兒經驗,還需要有意識地為育兒過程留出更多的時間和空間,這確實非常挑戰父母自身的角色定位。

我遇到的許多家長,他們很關心孩子,也很愿意為孩子付出,但囿于對心理問題的偏見與恐懼,在應對孩子的心理困擾尤其是心理疾病時,會非?;乇?。家長們的這種不易,需要得到社會、他人更多的理解,更需要被家長自身所理解與包容。

所以,轉變自身作為父母的角色定位,不將孩子成長中的問題當作一場“災難”,不把它看作是對自己養育成果的一種否定,而是試著對孩子出現的發展性的問題保持更正向、資源取向的解決方式,帶領孩子一起找到應對困難的方法,會讓家長們感受到更輕松和融洽的家庭氛圍。

 

image.png

風景 作者提供


尋求專業的支持與幫助

如果一個青春期的孩子對家長說,我覺得我數學不好,你給我買些習題集吧。家長們大多會感到很欣慰,覺得孩子懂事了,知道主動學習了。但當孩子跑來說,我最近喜歡上一個人,對他/她朝思暮想,我不知道該怎么辦。這個問題可能就會難倒一部分家長。

其實孩子能來主動求助,證明了孩子對家長的信任,但家長們可能對孩子的長大和可能出現的困擾還沒做好準備。

如果家長說,你現在還小,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好好讀書就行。這種偏權威式的回應方式,可能并不被現在的很多孩子接受。孩子對異性的喜歡不會因家長的否認而消失,他們只是選擇關閉了與父母溝通的心門,獨自去處理自已的困擾。但細想一下,如果是四五十歲、具有豐富人生經驗的家長們都覺得棘手的問題,留給十幾歲的孩子去獨自處理,他們有能力、有方法去妥善地解決嗎?

當孩子有困難時,他們不能感受到家長的理解與支持,那他們通過什么途徑感受到家長的愛意?正如我們對孩子所學習的文化科目給予相當的尊重,極少有家長覺得自己有能力提升孩子的數學成績,心理學作為一門科學學科,家長們在不能有效幫助到孩子的時候,尋求專業的心理咨詢師或心理醫生的幫助,其實對孩子的健康成長也是非常必要的。

絕大多數家長是具有幫助孩子應對困難的能力。當家長們不過度陷入內疚與自責時,他們會更容易理解孩子的心理困境,將改變問題的過程作為重構親子關系的契機,也更能將心理健康知識視作一種支持性的資源。當然,這個過程對大多家長和孩子來說并不容易,家長通過積極學習、利用機會,尋找有效的資源,能在心理上更靠近孩子,與他們共同面對困境。家長們的這種言傳身教,無疑是饋贈給孩子的一份珍貴的愛心禮物。

 (作者:王芳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心理咨詢中心主任,上海學校心理健康教育名師(李春波)工作室指導教師)


[責任編輯:楊虹]
本文幫助孩子出現嚴重心理問題的家長,理解自身的情緒反應,重建家長信心,增進對孩子心理困境的理解,促進家庭心理困境的轉化。
亚洲AV无码成H人在线观看_插插插色欲综合_久久91精品91久久_日韩无码影视